【艺校军事化管理】一个人的长征:老兵为200余位烈士艰辛立传


发布时间:2021-04-12 23:35:06 阅读量:2440 作者:睿健

记者翻开张庆秋的笔记本看到艺校军事化管理,上面密密麻麻记着:

老兵张庆秋为200余位烈士艰辛立传——

铭刻 让我为你写下挽歌

本报特约记者 陈 豪 通讯员 张润泽

在第80集团军某旅的旅史馆内,一张用红笔密密麻麻标注的地图引人注目。南昌、三湾、古田、百色……一个个红色的地名,联结成一条别样的“长征路”。这条路线的跋涉者,就是张庆秋。

63岁的张庆秋已从部队退休多年,但他仍经常到旅史馆担任解说员艺校军事化管理。并且在过去的30年里,他循着这条路线,为一个个长眠他乡的烈士找到回家的路,为一个个不知生平的烈士找回失落的证明。

一张字条,一个承诺

无论走多远,都有出发的起点。张庆秋的起点,是一张字条。

记忆回溯到上世纪80年代边境的那场战事。一场战斗结束后,时任某师宣传科副科长的张庆秋和战友一起整理阵亡烈士遗物。在一包血迹斑斑的“大重九”烟盒里,他发现一张字条,上面没有署名,只是端正地写道:“亲爱的战友,谢谢你帮我收拾遗物,请抽烟!”

“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上战场的。”从前线返回后,张庆秋揣着在那场战斗中牺牲的烈士名录和字条,花了近5年时间,核对上千个线索,终于查出这位烈士的姓名。当他把已经磨破边角的字条转交给烈士家属时,看到他们感激与伤心交织的表情,张庆秋的心怎么也无法平静。

其实从前线撤回后,他就在参与善后工作中发现,不少烈士只留下寥寥数笔的记载,有的连名字都无法确认,更无法联系家人。

为英雄树名,为烈士立传——心被刺痛的张庆秋开始了一个人的长征。

“一场战斗中,潘加前为掩护战友,独自迂回到侧翼牵制敌人,不幸负伤牺牲……”这是去年该旅史馆一角新悬挂的烈士潘加前的事迹。他是张庆秋“立传”的第206位烈士。

2015年,他参加“重走红七军长征路”“老山行”等活动,探访29处遗迹旧址,完善17名烈士的生平事迹。

采访江玉平烈士的战友吴旭得知,江玉平双腿被炸断后,依然向着冲锋的方向爬行数百米,直到流干最后一滴血;支前边民李长锋介绍,烈士王忠不仅作战勇敢,还经常主动请战,先后35次冒着枪林弹雨抢修线路……

“我们应该让后人知道他们的故事,而不只是留下一个个冰冷的名字。”采访中,张庆秋的眼角始终湿润,说他最大的心结是,还有很多烈士执行任务特殊、见证人少,很难找到他们的有关资料……

一面舍弃,一面坚持

1993年,已任科长多年的张庆秋面临两个选择:一是提职担任人武部政委;二是部队筹建史馆,缺一个馆长。

按说,这是一道不用费思量的选择题。可他的选择出人意料:担起创办史馆的“闲差”。他的理由也很简单:那么多牺牲的战友身后无名,我不能走。

20多年来,他一趟又一趟地远行,寻找烈士散落各处的事迹,然后没日没夜地钻进史馆整理资料,一笔笔写下来编撰成册。

那年深秋,得知所在部队的前身——红34师师长陈树湘的遗骸被发现后,他连夜启程从渤海之滨奔赴三湘大地。

由于旅途劳顿,在从湖南长沙赶往道县的班车上,他旧疾复发,幸亏同车乘客及时把他送到医院才捡回一条命。妻子李云兰闻讯赶往道县,可人还在火车上,就收到张庆秋提前出院又出发的消息。

两年后,陈树湘的铜像在旅史馆揭幕,看着一茬茬官兵驻足于铜像前,缅怀这位负伤被俘后绞肠自尽的铁血师长时,张庆秋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一颗初心,一腔热血

如何让英烈的血脉代代相传?这是萦绕在张庆秋脑海中的另一个命题艺校军事化管理。

“一个士兵是一座山峰,一支雄师是一道长城……”2003年,张庆秋所在部队面临精简整编,不少官兵心存忐忑时,张庆秋写的一首歌曲被口口传唱。

如今,这首歌被确定为该旅的旅歌,多次伴随着执行任务的官兵走出国门,唱响在南苏丹朱巴维和的红土地上、唱响在印度浦那竞技的穆拉河畔、唱响在俄罗斯圣彼得堡比武的绿茵场边……

岁月流转,曾经步履匆匆的身影,如今已有些蹒跚。张庆秋用穿行大半个中国的足迹,为200余名烈士写下300余万字的生命挽歌,其中30多位烈士的事迹,被收入《中国人民志愿军英模功臣烈士英名录》《光照千秋》《老山魂》等书。

如今,张庆秋不仅学会使用电脑,而且开始在网上讲述战斗故事、追忆战斗英雄。他变得更忙了,由于还不太熟悉打字,一篇文章常常要敲到深夜。但他说,能让更多人了解英雄的故事,他感到很有意义……

烈士 张庆秋 老兵

上一篇: 对越反击战功臣曹耘山:毛家第三代唯一上战场

下一篇: 安倍欲恢复日“宣战权” 如同德恢复纳粹主义

网友评论:

来自株洲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2

总在不经意的年生,回首彼岸,纵然发现光景绵长。回复


来自吉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2

走好选择的路,别选择好走的路。回复


来自兴化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2

明知道你的签名写的不是为我,而我却自欺欺人的对号入座。回复


来自新沂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2

人生的终点是死,是空无,在终点找不到意义。于是我们只好说:意义在于过程。可是,当过程也背叛我们的时候,我们又把眼光投向终点,安慰自己说:既然结局一样,何必在乎过程。回复


来自井冈山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2

假如有一天你想哭,打个电话给我,即便我无法逗你笑,却能陪你一起哭。回复


来自临夏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1

只因为我的心里充满着 比毒药更强烈,比咒诅更狠毒 比火焰更猖狂,比死更深奥的不忍心与怜悯心与爱心 所以我说的话是毒性的,咒诅的,燎灼的,虚无的回复


来自丹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1

假如你是一棵仙人掌,我也愿意忍受所有的疼痛来抱着你。回复


来自即墨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1

怨得这相逢,谁作的主?——风!回复


来自五常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0

爱情是一种奥妙,在爱情中出现籍口时,籍口就是籍口,显然已经没有热情的籍口而已,来无影,去无踪。如果爱情消逝,一方以任何理由强求再得,这,正如强收覆水一样的不明事理。回复


来自襄阳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4-10

付出就要赢得回报,这是永恒的真理,自古以来很少有人能突破它。然而,如果有人能够超越它的限制,付出而不求回报,那么他一定会得到得更多。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