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美利比亚军事行动】深圳和平解放:百余解放军换警服入城 打地铺睡觉


发布时间:2021-05-12 22:40:09 阅读量:37184 作者:鹏涛

“过了文锦渡那座红桥,就踏入了解放区俄美利比亚军事行动。起义了的中国海关人员见到我们走进深圳境,每个人都显露出一种亲热的表情。”

当天最醒目的新闻就是《深圳昨日宣告新生 人民政权正式建立》。

同日,香港《正报》记录的细节是:“1949年10月19日下午4时25分,由粤赣湘边纵队宝深军管会主任刘汝深率领接管人员百余人从布吉开进深圳,7时30分,深圳各界人士在民乐戏院举行盛大欢迎会。刘汝深在会上庄严宣布:深圳镇正式解放。”

1949年10月19日,深圳解放。更值得彪炳史册的是,深圳是以和平的方式获得解放。

作为南方重要门户,当年的深圳一河之隔便是港英当局的管辖区域,历来都有国民党重兵把守。1949年10月15日,解放军攻克惠州之时,中共中央考虑到深圳是通往香港和国外的重要通道,为避免与深圳河南岸一线的港英当局发生冲突,便命令部队开到宝安布吉为止。中央的期望是,能以和平的方式解放深圳。

一边布兵把守,一边希望和平解放,而最终的结果是粤赣湘边纵队宝深军管会主任刘汝深仅仅率领百余人的接管队伍便开进了深圳。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呢?

国民党军警纷纷投诚

其实,在10月19日前,面对中国人民解放军摧枯拉朽的强大攻势,许多驻守深圳和周边乡、镇的国民党军警部队已经投诚。

“大军南下,国民党军警纷纷南逃伶仃岛、万山群岛、海南岛和台湾等地。”在深圳市本土文化艺术研究会会长廖虹雷的描述中,临近深圳解放前夕的情形,已经是一边倒的局面。“南头县城、沙井和西乡一带只剩下一些国民党警察部队、联防队300多人,深圳镇也只剩国民党税警二团和护路大队共1400余人驻防。”

廖虹雷40年前曾采访过一众东江纵队和粤赣湘边纵队的老同志,在他的笔记中,记录了深圳革命斗争史实的生动细节。

西乡镇位于当时深圳镇的西面,该镇在1949年10月15日获得解放。当日粤赣湘边纵队一支队三团部队开赴西乡,在地下党员梁仓的协助下,接受了国民党县警察第二大队李振昌等230余人的投诚。

宝安县治所在南头城于西乡镇解放次日宣告解放。当日清晨,粤赣湘边纵队一支队三团政治部主任黄永光调集部队直插南头县城。在地下党员温巩章、朱东歧及西乡、沙河等地武工队配合下,歼灭了南头城中百余残敌。国民党警察局缴械投降,部队顺利接管了国民党县政府机关和军警武装。

至于深圳,我军民的强大压力,对虎门要塞驻深圳总队、国民党县政府驻深圳警察大队、税警团、联防大队、护路(铁路)大队和梁杞大队、肖天来大队等地方军队震撼很大。早在1949年8月,地下党员李庆已经打入敌梁杞大队做瓦解工作,地下党员谭刚等人则去九龙海关做工作。梁杞、护路大队和海关大部被争取过来后,税警团被孤立、包围。至10月14日,这些国民党军警武装已经向解放军投诚。经在布吉谈判后,解放军方面指令国民党军警武装退出各驻守营区,撤至黄贝岭等候改编。

百余人入城接管深圳

解放南头县城后,解放军部队用3天时间演练和准备,筹划在地下党配合下争取不发一枪完成中央和平解放深圳的指示。

10月19日下午3时许,刘汝深率100多人,由解放军军装换上“警察”服装,佩戴“人民警察”徽章,和60多位佩戴“政工队”袖章的干部,先行一步,从布吉乘坐货运火车直落深圳,接管深圳镇和九龙海关。

军事接管人员一到站,便迅速占领国民党警察所和镇政府。接着,很快接管了火力发电厂、铁路东站、深圳商会、银行等重要部门。

等到大部队进城时,上千各界人士和群众闻讯赶来,挥动彩旗,鸣放鞭炮,击鼓舞狮,欢迎解放军进城。

对于19日的情景,廖虹雷的访问记述是:“简单的入城仪式上,走在最前面的是红旗队,接着是腰鼓队,后面是整齐的方队俄美利比亚军事行动。当时香港有10多名记者采访和电影公司拍摄了这激动人心的场面。”

刘汝深在当日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据深圳市宝安区档案馆提供的档案资料显示,刘汝深在向记者发表谈话时表示,“对深明大义在深圳宣告起义的蒋府部队予以赞扬。”

档案资料还显示,《大公报》记者记录下了19日从文锦渡进入深圳的所见所闻:

“途中迎面走来五个身穿白制服的青年同胞,他们还看不清楚我们,就挥起手向我们高声叫了起来:‘解放军到,刚刚入市区,时间是五点廿分。’”

当晚,军管会在民乐戏院召开各界人士和群众大会俄美利比亚军事行动。刘汝深宣布深圳镇人民政府成立,号召工商界人士迅速恢复营业,维护交通、水电和社会秩序正常运作。庆祝大会上,军民举行联欢晚会,部队文化宣传队表演了《兄妹开荒》等文艺节目。

至此,解放军部队胜利地完成了和平解放深圳的任务。

见证

解放军打地铺睡觉

在深圳市档案馆保存的档案中,有一张边纵部队进入深圳后就地休息的照片。黑白的影像中,一块被低矮民房包围的空地上,年青的士兵们席地而坐,望向镜头的脸都露出喜悦的笑容。

深圳特区报曾采访过一位亲历南头古城解放的老人郑招娣。在老人的回忆中,解放军当年入城时纪律严明。

老人回忆,“着军装、打绑腿、穿草鞋的解放军,从家门前经过,红旗引路,步伐整齐,唱歌很有劲。开头有点怕,只敢从门缝里往外瞧,过去见过日本鬼子、土匪兵,凶神恶煞的,老百姓遭透了殃。进城的解放军,威武又文明,打地铺睡觉,还上门借过做饭的家什。”

然而,对当时的深圳而言,解放军进城也并不意味着一切都太平。

据廖虹雷记述,刚解放的深圳镇,才2万人左右,街道只有西和街、上大街、鸭仔街、北门街、南庆街、新圩(今和平路)和新市场(今海关宿舍附近),几条又短又窄的街道,周围搭满低矮潮湿的木板房或草棚,满目疮痍。罗湖桥侧的大滩,还有大赌场,兼营妓馆、烟馆,黄赌毒俱全。加上深圳和香港边界没遮没拦,香港巴士直驶深圳,边界上人员可以自由来往,致使黑社会组织猖獗,民不聊生。此外,国民党势力仍天天从海南岛派飞机来投弹扫射,文锦渡及火车小站露天汽油桶频频中弹着火。残留和暗藏在深圳的国民党散兵、特务及流氓等常于午夜出来骚扰、放冷枪,威胁群众生命安全。

为了巩固新生政权,军管会大力组织民兵、纠察队巡逻,发动群众打击敌人嚣张气焰,维护社会治安。

在宝安全县陆境解放后,部队接着积极筹粮练兵,配合南下大军解放大铲岛、三门岛和内伶仃岛等岛屿。1950年4月18日,在进行解放海南岛登陆战役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两广纵队炮团团长袁庚指挥了著名的解放内伶仃岛战役,解放军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用5艘商船与敌军27艘炮艇对阵,结果我用木船击沉2艘敌军炮艇,100多敌兵葬身海底,吓得余敌仓皇逃窜。其他岛屿也一举解放。至此,宝安县辖区均插上鲜艳的五星红旗!

南方日报记者 周煦钊 通讯员 胡可征

档案、图片由广东省档案局(馆)、深圳市档案馆、宝安区档案馆提供

深圳 和平 刘汝深

上一篇: 世界主要国家国防部网站速览:突出互动成趋势

下一篇: 外媒称中国国产航母使用电磁弹射 叫板美国(图)

网友评论:

来自福泉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2

必须重新站起来,告诉自己,继续走吧,路途尚未结束,即使重新捡起的东西已被踩得粉碎。回复


来自虎林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2

表面上看着如此光鲜,其实内心已经碎掉了。凡是能打动你的东西,它一定伤害得你也很深。比如爱情。回复


来自乐清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2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回复


来自济宁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2

请不要假装对我好,我很傻,会当真的。回复


来自应城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2

当你真心相信一切都会好的时候,一切就会真的好了。回复


来自湘西州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没有人会对你的快乐负责,快乐得你自己寻找。你可以想想,世界不可能一成不变,太阳也不可能绕着你运行,你迟早会长大,生活中会充满失望。如果这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就若无其事地接受现实。回复


来自富锦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终于,像是如期而至的命劫,浓重的仿佛能挤出水的墨染夜色不声不响悄然而至随后吞没一切。蓦然回首,已然华灯初上,满城灯火的尽头,我看到那株在记忆里枝繁叶茂的法桐,已经模糊的刻痕,氤氲着素淡的花香,终于满树星辉。回复


来自营口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1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有的人可以一条路一直走到底,有的人却注定要曲曲折折,但要相信我们都将成功。回复


来自常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请不要假装对我好,我很傻,会当真的。回复


来自建德的网友说:评论时间:2021-05-10

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回复


热门专题